回老家看了看

这几天回了一趟湖北老家,由于疫情,这是今年的第一次回老家,一个只有八万人的小镇,说是八万,我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呢?那是因为我十几年前在镇上上初中的时候,每次在主席台上讲话的学校领导都在说,我们不能辜负八万父老乡亲的期望。

说是八万,现在估计只有2-3万人吧,因为我家就有镇上,但是镇上一条街已经是家家上锁,晚上路灯都给关掉了。我估计大部分的年轻人和我一样,都已经离开了这里,其中的一部分应该是永远的离开了这里,他们可能已经定居在县城,武汉或者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的某个城市,过年也不一定会回家的那种。

回老家看了看

回家看看

现在大部分的年轻人都会面临这个抉择,回家或者回不了家,我大部分的亲戚都是这种情况,我们那个年代出生的孩子,兄弟姐妹还是挺多的,我有23个表兄妹,我是所有表兄妹中最小的,我最大的表哥只比我爸小三岁,他们的孩子都比我大。

今天坐在高铁上我仔细的统计了一下,23个表兄妹,我们这里可以分为姑老表和姨老表,姑老表13个,姨老表10个。姑老表13人,定居武汉4人,深圳2人,另外大姑家是医学世家,大姑妈家的二表哥在乡里是所谓的赤脚医生,整个乡里生病了都是先找他看的那种,大表哥在镇上医院做医生,二姑妈的大表哥在市里做老师,都算是比较稳定的,剩下的4人全都是三姑妈家的,他们当中最理想的情况仅仅就是举全家之力让唯一的儿子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听说这个是能够让她儿子找到老婆的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

我的姨老表10个就没有这么好的情况了,10个人仅仅就是舅舅家的女儿早年到上海打拼,遇到了她现在的老公,然后嫁到了南昌,定居在南昌,其他的全部都在老家或者嫁在周边,他们的选择也只有在外打工,漂泊异地,每年过年回家的那种。

其实这几年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我反复思考的结果有两点。

首先的第一点就是,教育,我的姑老表里面只要上过大学的,无一例外的都在外定居了,虽然那些年上个大学不容易的,但是也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另外几个比较稳定的,医生和老师肯定是有一定学历的。而我的姨老表们无一例外的,清一色的初中毕业,人生的选择少了很多可能性。

第二就是敢拼,能够在外定居的那些表哥表姐们除了上过大学之外的,都是早些年能够外出打拼,大姑家有2个表姐都是初中毕业以后去武汉谋生,一个从最开始在别人的酒店当服务员到现在在武汉一个大型菜场有几个摊位,另外一个算是嫁了一个有钱人吧。还有一个高中毕业在武汉做了17年保险的,现在也可以年入百万了。而我的姨老表们都是初中毕业就被大姨夫家最大的表哥带进了工厂。

回想起来过去的十年到二十年,这个社会如果你没有受过教育还不敢去拼,就给你的只有沉沦,我的表哥表姐们就是最好的例证。

这次回家还去拜访了乡里一个德高望重的大伯,我爸去世之前和他是兄弟,只因为相互敬佩彼此的能够在文革那段时间能够坚持下来,从被打压到一无所有到再一次成长为我们这一姓氏中混的比较好的人。因为我爷爷和大伯的爸爸在解放前都是大地主,一个管钱一个管粮。

大伯还告诉我们,一个他自己发现的现象,当面阶级不好的人,现在他们的孩子都混的不错,当然我不太清楚哪些人的阶级不好人,于是大伯给我们列举了一些。

我哥听完以后就说了一句,看来基因还是有决定性作用的。当年的那些大地主,哪怕被搞的一无所有,但是当社会重新回到正常轨道的时候,他们还是可以通过一两代人的积累和奋斗重新起飞。
这个规律好像同样适用于我的各个姑老表和姨老表们。我的大姑他们家是世代郎中,二姑和四姑家都是小地主,三姑家是所谓的贫农。

大伯还告诉了我们一个比较严峻的形势,现在我们乡里就有五百多个大龄男青年找不到老婆的。其中小时候我一起玩耍的十几个哥们到现在没有结婚的也有3个。

话说我这次回家最主要是参加我二姑孙女的婚礼的,我记得当年她的学习成绩不太好,然后我表哥给她安排了艺考这样的捷径,然后顺利的选择了和我表哥一样的比较稳妥的职业,老师。

她年龄不算大,不到27周岁,还是一张娃娃脸,算不了漂亮,还是有点高冷的那种。

到了酒店的婚礼现场,发现男方还是有点小鲜肉的感觉,还真有点像年轻的张学友,听说在电力系统做造价和预算的。

我被安排在女方宾客的主桌,大概是因为比较亲,还有辈分比较高的原因吧,和我们对称位置的是男方宾客的主桌,证婚人就坐在那里,是男方的舅舅,听说舅舅是县城很大一个社区区委书记,管理着不少的国有物业资产。

婚礼现场我也见到了我三姑,马上就七十岁了,见面刚问了几句好就让我帮她儿子介绍对象,其实大家已经介绍过很多个了,但是都不了了之,大家也不再愿意介绍了。

有时候我也挺为我表哥着急的,前些年没赚到钱,在厦门一个工厂上班,这些年终于和别人合伙搞了一个小修理厂,专修面包车,每天都在和机油螺丝打交道,一个月见不了几个女孩,而且离家还远,生意也算不上太好,外地扎根还是太难。

回家匆匆,最大的感受就是不要羡慕别人过的很好,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只不过你看不见罢了。
还有,就是人都是有局限性的,这个局限不仅仅限于地域和年龄,不管是你自己的眼界和见识,还是你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是你认知的表达。

就像是我爸2003年花了三十多万在老家的小镇上盖了套房子,现在我们想要四十万把它卖出去已经没有人愿意要了,我每年还要花不少时间精力和钱去维修和养护它。

就像我表哥的老婆认为小区的菜鸟驿站是个好生意,而我表哥认为开个体彩和福彩店是个好生意一样。

认清趋势和规律或许对你的选择更有帮助吧!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